杨子立:美式民主可能不适合中国

null 提交于 周四, 08/16/2018 - 04:44

2017-04-16 23:21:10 杨子立

看到这个标题的朋友可能会问:难道没有自由选举的民主才适合中国?当然不是。这里讨论的是民主形式的一个重要方面:总统制和议会制(或者称内阁制)的重要区别。

首先进行一些抽象的理论探讨。所谓总统制还是议会制,不过是根据国家元首权力大小大体上的划分,并不代表有总统职位就一定意味着总统制,半总统制也是一种重要的设计,还有很多议会制国家设有虚位总统。不过总的来说,总统制和议会制之间的分野是普遍的,这两种模式也是最值得仔细考虑的。

总统制有如下好处:选民直接选举最高领导人,从而对“民主”有一种真实的感觉,而不像议会制民主选举出代表后(甚至是不了解的代表)就跟自己没有关系了;得到全国人民授权的总统可以破除阻力实行面貌一新的改革,从而具有很高的行政效率,而议会制政府则往往瞻前顾后难以决策;总统作为整个国家的领袖,可以摆脱其所在党派的利益羁绊,更好的承担国人的付托,议会制里的执政党则很可能演变为利益集团并控制领导人为党派谋取私利。

标签

滕彪:自我审查的自我安慰

null 提交于 周四, 08/16/2018 - 04:40

2017-04-07 08:47:40

2014年我在哈佛法学院访学,美国律师协会(ABA)的出版部门找到我,希望我写本书来讲述我在中国从事人权工作的经历,并通过这些经历描绘中国的政治、法律、社会以及可能的前景。我们讨论了这本书的结构、要包含的案例,我拟定的名字叫《黎明前的黑暗》。

谈到中国政治,很多人只聚焦于中南海的派系斗争或中央文件,但这仅仅是一部分真相。我一直在向世界讲述另一些故事:因为从事组织反对党而被判重刑的良心犯,为遭受迫害的基督徒、法轮功、藏人和维族人而辩护的人权律师,为废除收容遣送、劳教等非司法监禁而努力的人权捍卫者,因为传播真相而被监禁的记者和作家,为反抗一胎化政策、强制征地、司法冤案、环境污染、贪污腐败而不屈抗争的公民们,通过非政府组织来推动民主意识、捍卫言论自由权利、促进性别平等的活动分子们。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并因为自己的人权活动被停课、被大学开除、被剥夺护照、被吊销执照、被绑架、秘密关押和遭受酷刑折磨。在这个压制性的政权之下,过去十多年来,这些人既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忽略这些人,就无法真正了解中国;这些人是中国的希望。

标签

滕彪: “你们全家都是共产党员!”

null 提交于 周四, 08/16/2018 - 04:40

2017-04-07 08:51:43

2016年3月14日,日内瓦。我在联合国万国宫参加研讨会,纪念维权人士曹顺利被迫害致死两周年,免不了愤怒声讨中共黑帮。当天收到这样一封邮件:
滕老师:经法学院分党委批准,中国政法大学律师学党支部定于2016年3月16日下午2点在我校学院路校区211教室举行支部大会,就滕彪自行脱党问题作出决议,特此通知您参加。
落款是“中国政法大学党委律师学党支部”。

我没法参加这个党会,但觉得有必要向党交心。党要给我一个说法,我先给党一个说法。

我先给党一个说法

几乎每一个生在所谓新中国、长在所谓红旗下的中国孩子,都对“共产党”充满无限的热爱与崇拜。在无数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冲在最前面的总是共产党员:铁轨上救儿童的,战场上堵枪眼的,为救集体物资淹死在粪坑的,手托炸药炸死中国同胞的,就算不是共产党员,临死前也必须掏出一封入党志愿书;就算掏不出来,也会被追认为共产党员。一个脑残对共产党的疯狂热爱,不是一天两天培养起来的。这里面凝结了无数作家、灵魂工程师、政治辅导员、历史编造家、影视工作者、音乐人、脑残家长的心血、激情和想象力。

标签

滕 彪: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

null 提交于 周四, 08/16/2018 - 04:36

2017-04-07 08:55:09

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昨晚接到北京市公安局国保的电话,他说:明天你要讲什么东西?你能不能不讲?我说:我接受了主办方邀请,不能不讲。为了能讲成,我说:你放心吧,我会注意尺度、把握分寸。所以我一会儿在讲的过程中,如果有没把握好分寸的地方,请大家鼓掌或者眨眼睛来示意——像李庄那么眨就行。陈有西律师说李庄案开庭时,李庄眨眼睛给律师,示意什么都别说了。最近唐吉田、刘巍律师他们因为代理一个案件而被说是扰乱法庭秩序,北京司法局竟因此要吊销他们的律师证,那案子也有一个眨眼睛,不过是旁听席上一个“610”人员给法官使眼色,他一眨眼睛,法官就打断律师或者被告人谈话。
结合我自己参与案件的一些经验和体会,对中国维权运动的观察和思考,谈一下“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这个题目,希望大家多批评。

一、中国大历史背景的公民维权

远的不说,从19世纪中叶中国开始遭遇世界,被迫打开国门,睁眼看世界,这个时候起逐渐认识到用西方的政治文明而不是船坚炮利来摆脱中国朝代兴亡的周期律。毛泽东这流氓也说他找到了打破皇朝更替的周期律的方法,就是民主。

标签

沈大伟 习近平高度集权 形同皇朝末世?

null 提交于 周四, 08/16/2018 - 04:35

2017-11-22 10:51:45 沈大伟

美国之音 Nov 11, 2017


英文《中国画报》2017年第10期封面

原文

被中国称为“知华派”的美国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近日在华盛顿说,中共19大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高度集权,家长式的专制统治重新在中国抬头。另外,由于反腐败运动,中国的政治氛围中弥漫着一种恐惧文化,中国以前的“专家治国”模式不再,体制处于僵化。

过度集权和反腐造成恐惧文化和制度僵化

沈大伟11月9日在首都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中国的未来发表演讲。他对19大后中国的政治氛围、经济挑战、社会状态以及外交态势等发表了看法。

标签

裴敏欣 ⁄王天成 比你所想的更可能 中国民主转型前景与方式

null 提交于 周四, 08/16/2018 - 04:35

2017-05-09 00:31:24

2016年12月,旅美政治学者王天成对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知名中国问题专家裴敏欣先生,就中国民主转型的可能性与方式做了一个访谈。裴敏欣教授认为,中国作为中等收入国家,根据历史经验和理论研究,它要继续维持专制统治将很困难。从专制到民主要经历专制政权的衰败与崩溃,中国一党制的专制政权已经进入衰败期。中国可能已经丧失了成功改革的机会,将来很可能发生的是改良式革命。

王:裴敏欣教授,你在《民主杂志》(Journal of Democracy)最近一期,也就是2016年10月,发表了一篇很精彩的文章,标题是《中国民主转型:比你所想的更可能》。《民主杂志》是民主和民主转型研究方面的一个旗舰性刊物,你的这篇文章似乎也是你多年来关于中国民主转型问题的研究与思考的一个小结,中间包含了许多洞见。我本人这些年来也在从事民主转型研究,感谢您接受《中国战略分析》的邀请,今天能够有机会对你访谈、做一个对话,首先,可否请你先向读者们介绍一下你到美国以后的求学和学术研究经历?

标签

刘瑜:公民社会促进民主稳固吗?——以第三波民主化国家

null 提交于 周四, 08/16/2018 - 04:34

2017-10-11 05:55:37

原创 2017-02-15 _刘瑜_ 开放时代杂志 开放时代杂志

开放时代杂志 ![][17]

微信号 open_times

功能介绍 以学术关怀社会|双月刊|CSSCI |核心期刊

![][18]

【本文节选自《开放时代》2017年第1期。图片来源:新京网。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标签